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宝钢热镀锌 >> 正文

【荷塘】血浓于水的情谊(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汽车在公路上奔驰着,每当听到天上飞机的轰鸣声汽车便躲进树林或紧贴山崖。车上载着战场负伤的伤员,要去后方野战医院治疗。公路被美国鬼子的飞机炸得坑坑洼洼的,汽车行驶得十分颠簸。

行进中的汽车被朝鲜老大爷拦住了,老大爷姓朴,有六十多岁了,身体硬朗,留着山羊胡子,眼睛里流露出焦急的目光,他戴着黑色的像礼帽又像草帽的帽子,系着黑带带,上身穿一件没有纽扣用带子扎着结的白色棉袄,肩上戴着黑色坎肩儿,下身穿一件大裆灯笼裤,脚上穿着平底儿的棉布鞋,他挥着手大声喊着:“停车!停车!桥炸毁了,危险!!”汽车戛然而止,急煞车摇晃得伤员疼痛不已,一阵此起彼伏的抱怨声,一位伤员骂骂咧咧喊着:“车咋开的,老子是伤员,不是猪!疼死我了,这是活要命啊!”在车厢里大呼小叫的伤员叫牛得财,是从淮海战役中改编过来的俘虏兵,国民党旧兵痞的习气尚未改变,那种蛮横流气时不时流露出来。负责跟车的连长走过来说:“轻伤员和能走动的伤员下车。”

牛得财不乐意地问:“为啥下车?”

连长说:“公路桥炸断了,汽车过不去。”

牛得财:“走不成路的咋办?”

连长说:“重伤员用担架抬过河,快点,提防鬼子飞机来轰炸!”随后又补充道:“汽车从便道过河,怕车行到河里半道上趴窝,尽量给车减轻点重量好过河!”

朴大爷是朝鲜劳动党党员,他负责后勤保障工作,协助志愿军解决遇到的困难,保障公路运输线的畅通,帮助救护伤员。他领着十来个朝鲜妇女抬着担架前来支援过河。她们扛着简易的担架,那担架是由两根木棍用绳子网起来的。翻释迎上去热情地握着朴大爷的手,嘀嘀咕咕说了些听不懂的话。连长安排担架抬着行动不便的伤员,牛得财这时耍赖非要担架抬他,还挑三拣四,看不上眼的妇女还不让抬。刘德怀实在看不过去,狠狠往地上唾了一口唾沫,鼻子重重哼了一声,不识相的牛得财把拐杖递给刘德怀卖乖地说:“兄弟,给你一条腿。”刘德怀迟疑了一下,接过拐杖顺手扔到桥下,牛德财急得直喊:“我的拐子!我的拐子!过了河找你算账!”刘德怀头都没回,径直一瘸一拐地向桥那头走去。

那辆老旧的嘎斯车载着不便下车的重伤员从便道下了河,车行至河中心窝在砂坑里,任凭车“鸣……呜……呜”的轰响,车尾喷着一股股浓烟,却始终无法从砂坑里出来。这时,敌机隐隐传来骄横的轰鸣声,在这危急时刻,朴大爷呼喊着那群抬架担的妇女,冲进冰冷刺骨的河里奋力推着汽车,汽车喷着浓浓的黑烟,最后终于在众人的助力下开到了岸上的黑松林里。这时,从南边天空传来飞机的隆隆声,桥上抬担架的一行人受到敌机的轰炸,炸弹呼啸着从天而降,炸起的水柱有几丈高,冰、水和河卵石飞溅着,抬牛得财前边的朝鲜妇女突然扑倒了,趴在那里。此时牛得财感到大事不妙,跳下担架像受惊的兔子撒腿向桥北岸狂奔,迎面而来的刘德怀向受伤的朝鲜妇女跑去,他忍着痛把伤者扶上担架,脸色煞白,头上冒着热气,他毅然挟着拐杖忍着痛抬着担架吃力地前行,朴大爷冒着生命危险赶来接过担架,向黑松林里奔去。

他们的生命又一次从死亡的魔掌里逃了出来,进了志愿军战地医院。这里远离战争的烟硝,听不到隆隆的炮声,听不到战场惨烈的嘶杀声,这里是海拔两千米左右的山地,被如絮如纱的迷雾笼罩着。山谷里清泉淙淙,小溪两旁丛生的枝条上凝结着如蜡似玉的冰挂。

密林里搭着绿色的挂有红十字的帐蓬,有应时的医疗科室,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各自忙碌着份内的工作。伤员住在宽敞的巨大的岩洞里,岩洞是喀斯特地貌的天然洞穴,利用洞穴的天然格局加以改造,划分了不同的医疗区。岩壁上贴着两个可爱的孩子抱着鸽子的《我们热爱和平》的宣传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画着朝鲜族慈祥的阿妈妮搂着志愿军战土,写着中朝两国文字;《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画着志愿军战士的怒目圆睁、手执手雷向敌人投去的瞬间,还贴有《向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英雄致敬》、《你们是最可爱的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等温暖人心的标语。

刘德怀在过桥敌机轰炸时奋不顾身抢救朝鲜抬担架的妇女,因肢体活动剧烈而使烧伤面撕裂流血不止,被紧急处治,由于止痛药短缺,他忍着剧痛接受创伤处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淌,他全身战栗着双手死死抓着手术床的扶手,用牙狠劲咬着嘴唇。护士用纱布擦着他脸上的汗,亲切地说:“快了,快了,再忍忍,坚强些!”清洗创伤面、剥离死痂、敷药,一切有条不紊进行着。做完手术,医生放下手术钳、卸下口罩,对他竖起大姆指说:“小伙子,好样的!”

进了腊月门,西北联合赴朝慰问团要来慰问,野战医院显得格外忙碌,沿路的树上贴着标语:《热烈欢迎祖国亲人慰问团》《世界和平万岁》《神圣的祖国万岁》《中朝人民友谊万岁》等。

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挂着红色的横幅:《全世界人民争取民主与和平的事业胜利万岁》,舞台左侧挂着《把美帝国主义赶出朝鲜去》,舞台右侧挂着《把美帝国主义赶出台湾去》,舞台正中挂着毛主席和金日成的画像,台子两侧成八字型摆好了桌子,桌上摆着空的输液瓶,瓶里插着葱翠的水柏枝,聪明的护土用红汞消毒药水染了红色的纱条,扎成绚丽的小花花点缀其上,增添了几分春意。

一会儿汽车开来了,慰问团领导向医院全体指战员致敬握手。在热烈的掌声中,他们和伤员亲切地握手问候,并把《和平万岁》抗美援朝纪念章庄重地戴在志愿军战士胸前。

慰问大会在热烈掌声中开始,慰问团团长用陕西话说:“同志们,你们辛苦咧!”台下全体观众高声回应:“为祖国为人民服务!”慰问团团长接着说:“敬爱的全体指战员、英雄们、战友们,你们是咱们最可亲最可爱的人!”团长振臂高呼:“把美帝国主义赶出朝鲜去!打败美帝野心狼!中朝友谊万岁!”台下的全体指战员和伤员同声高呼,穿过密林,响彻云宵。接着团长热情洋溢简明扼要地介绍了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随后开始了文艺演出。演出的节目有合唱《东方红》、《绣金扁》、表演唱《十二把镰刀》、独唱《卡秋莎》、朝鲜族舞蹈《桔梗谣》,还有陕西快板《赤枫岭上颂英雄》,演员的板子打得真叫绝,竹板轻的时候像蜻蜒点水,板子重时如铁锤敲砧,板子缓时如檐前滴雨时续时断,板子急时如铁骑争驰、冰泡骤落。紧三板慢三板过后,静场中一声高昂的台词脱口而出:

赤枫岭上颂英雄,

英雄就是战无不胜的志愿军

个个都是英雄汉

保家卫国立战功

烈火金刚守阵地

枪林弹雨敢冲锋

打的美国鬼子丢了魂

晕头转向找不着杜鲁门

赤枫岭上枫叶红

那是英雄的血染成

火红的战旗映红了天

呼啦啦战旗舞东风

血与火的洗礼树军魂

舍生忘死真英雄

寸土不让守国防

英雄儿女立战功

要问英雄在哪里?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刘德怀英雄留美名

突然,演员停下了快板,问台下:“英雄刘德怀在哪里?”观众被突如其来的发问感到愕然,窃窃私语:“谁是刘德怀啊?”这时护土激动地喊:“刘德怀在这里!”演员兴奋地喊:“请战斗英雄刘德怀上台讲话!”刘德怀在热烈的掌声中,心跳得像不安的兔子,脸发烧红晕红到了脖子根,在众人推搡下上了台,不知所措地看着台下黑压压的战友们,他不知说什么好,行了个军礼说:“我做了我应该做的,咱部队有千千万万个,值得我学习敬仰的英雄,我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战士,尽了军人应尽的职责。”说完鞠躬想下台,主持人对大家说:“请刘德怀表演个节目好不好?”台下立马一片叫好声,主持人笑咪咪地说:“德怀,唱一个吧,掌声有请!”台下又是一片掌声,主持人用期待的目光鼓励着说:“唱个山歌小调也行。”在大家鼓励下,他鼓起勇气清了清嗓子,唱了一首改编的民歌:

同妹坐到五更头

断了灯草断了油

我拔眉毛做灯草

妹淌眼泪做灯油

保家卫国打鬼子

英雄花戴上再聚首

说不完的悄悄话

灯草灯油不丢手

哎……咿……吔……

灯盏不干人不老

来日笑饮庆功酒

这首山歌迎得了满堂喝彩,掌声中羞得德怀捂着脸下了舞台。正当大家兴高彩烈观赏慰问演出,天气突变刮起了大风,接着传来敌机“黑寡妇”的轰鸣声,大风刮起的白色床单和医用纱布、绷带,挂在树稍上,在风中飘舞着,暴露了目标,招来了美国鬼子飞机的狂轰滥炸,医生、护士、战士们忙乱地在烟硝战火中救护伤员。

被野蛮轰炸后的野战医院惨不忍睹,森林烧起了大火,浓烟滚滚伴随着呼救声和怒骂声弥漫开来。

被紧急处理后的伤病员被紧急分散到不远处的朝鲜老乡家暂住,朴大爷领走了刘德怀和牛得财去养伤,刘德怀住着拐杖,牛得财想起刘德怀扔了他的拐杖漫骂起来,刘德怀冷冷地说:“你跑的比兔子还快,要拐杖是个累赘!”

“我不跑等死呀!”牛得财忿忿地说着踽踽而行。

太阳压山的时候,山顶和树稍抹上了暖暖的橘红色。一行三人在雪地艰难地行走着,脚下的雪被踩踏得吱吱发响。朴大爷挑着生活和医疗用品走在后边,为了安全起见,他边走边用树稍抹平脚印的痕迹,他还不时地擦着脸上的汗珠,呼出的热气在胡须上结了一层银白色的霜。

朴大爷家住在山坡淌湾处,背风向阳,屋后是一片黑松林,不远处有一汪温泉,坡下面有条小河,河面冰封了,像一面光滑的镜子映着天光。

朴大爷的孙女朴善姬守在院前眺望着,那只大黄狗轻吠了两声,撒着欢拖着毛茸茸的尾巴狂奔过来,四蹄溅起纷纷扬扬的雪屑。大黄狗亲昵地用脖子蹭着朴大爷的腿,接着围着刘德怀和牛得财嗅着,看牛得财住着棍警惕地后退两步,“汪!汪!汪!”叫着,朴大爷厉声喝斥,它便悻悻退去。朴善姬望着爷爷领了两位志愿军回来,高兴得像小雀儿快乐地飞到爷爷身旁,拍打着爷爷身上的落雪,爷爷给善姬介绍说:“两位志愿军哥哥,这位是刘哥,那位是牛哥。”善姬红着脸两手垂在膝盖前,有礼貌地鞠着躬,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说:“哥哥好!欢迎!欢迎!”

跟着朴大爷走进屋子里,卧室的门是左右推拉的,三人在门外脱了鞋进门便上了炕。炕上三口铁锅一字儿排开,锅上扣着鼓起来的锅盖。朴大爷盘腿而坐,善姬忙搬来炕桌,宾主分坐,善姬忙着沏茶倒水,朴大爷笑着说:“贫家寒舍,让同志们受委曲了!”

牛得财说:“给大爷添麻烦了!”

“难得相聚,用中国话说相识是缘份啊!”

“中朝友谊血浓于水啊!”刘德怀呷了一口茶说。

“是啊!是啊!善姬,快做饭吧,同志们都饿坏了!”

善姬用手把吊在胸前油黑的辫子甩在身后,说:“饭菜在锅里呢。”说完用手揭开了锅盖,热气和饭香便弥漫开来。

“爷爷!如何放菜?”善姬端着菜不知如何放置,按照朝鲜的习俗长辈要另桌就餐的。

“按中国人习惯,不分老幼,大家坐在一起吃热闹!”

善姬用铜碗剩上热腾腾的米饭,每人一碗,米饭里有粟子和黄豆,别有一番浓郁的香甜,还摆着腌白菜、粉条炒卷心菜。

牛得财抹了抹嘴角的油,用贪婪的眼光望着朴大爷说:“咱朝鲜菜真香,要是有二两二锅头酒那可是锦上添花咧!”

“有,有,把爷的人参酒拿来!”

“人参酒好哇!今天是开洋荤了!”

“老牛,遵守军纪,不准喝酒!”

“没关系,这是家里不是战场,再说这人参酒大补对身体有好处。拿着鸡毛当令箭,你是哪根葱啊!”牛得财不服地说。

“没关系,现在已是年关就不拘束了,改善下生活也是应该的。”说完摆了三只酒碗,牛得财见酒忘形地说:“嘿!咱哥仨桃园三结义呀,缘份!”

“牛得财!说活嘴里得有把门的,别没大没小的!”刘德怀提醒着。

“喔喔,朴大爷甭多心,我自罚三杯,表示谢罪!”刘德怀说着夺下牛得财手里的酒碗,用陕西话悄悄骂牛得财:“羞你先人,瞎(念哈,坏的意思)怂!”转过脸对朴大爷笑着说:“朴大爷今天用你的酒借花献佛了,因伤烦扰你老人家,无以报答,日后多杀鬼子替乡亲们报仇,我先敬你老人家一杯,祝你福如东海、身体健康!”朴大爷接过酒,连声说:“谢谢!大家同饮!”牛得财迫不急待地端起酒碗,这时善姬着急地喊:“别……别……”按朝鲜人习俗,晚辈不能与长辈同桌对面饮酒的,朴大爷向善姬摆摆手说:“按汉人习俗来,不要计较,来,喝!”

酒过三巡,刘德怀乘酒兴问朴大爷:“朴大爷,朴叔和姨过年不回家吗?”

朴大爷抿了口酒,叹了口气说:“回不来,永远回不来了……”善姬低下头抹着眼泪,刘德怀后悔自己的问话,碰到了朴大爷的痛处,大家都沉默不语。朴大爷喝干了碗里的酒,坚定地说:“国难家仇不报誓不为人!”

“对!血债定用血来还!”

哪些情况会诱发癫痫
避免癫痫过度用药
辽宁癫痫中医疗法

友情链接:

金鼓连天网 | 淘宝活动说明 | 游戏本推荐 | 卡卡是什么意思 | 下载长江证券交易 | 蒂埃里亨利 | 养血清脑颗粒疗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