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卡卡是什么意思 >> 正文

【军警杯★小说】守候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一个远离祖国大陆的南海礁盘。

礁盘很小,落潮时才露出一小块礁石。礁石上建一哨所,小得只能容下两个军人。哨所里驻守着两个兵,一个是新兵张波、另一个是老兵李涛。

这个哨所曾连续多年被舰队评为先进哨所,是舰队守礁部队中的一面旗帜。门前挂着一块“先进哨所”的牌子,屋里的墙上,挂满了奖状、锦旗;正对门的墙上挂着一张年轻女人的照片,哨所经过风吹日晒,照片有些发黄褪色了。女人很漂亮,圆圆的脸蛋,弯弯的眉毛,尖尖的鼻子,小巧的嘴巴,目光清纯地注视着门外的大海。

新兵张波上礁的第一天,一眼就看见了这张照片,嘴巴一下张大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在全舰队都挂号的先进哨所居然会堂而皇之地把女人的照片挂在最显著的位置上。新兵迟疑了一下,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太阳升起又落下,潮水落下又涨起,新兵和老兵就在这个岛上过了一天又一天。哨所离陆地很远,补给船一两个月才能来一次。船来的时候,就是老兵和新兵的节日,只有在这时,才能带来一点陆地上的消息。新兵和老兵似乎把所有能说的话都说完了,他们就只有面对面地坐着,新兵又把目光投在了墙上的那张照片上。

“你的女朋友真漂亮。”新兵赞叹着。

“我没有女朋友。”老兵说。

“你骗人……”新兵望着墙上的那张照片。

老兵也望着那张照片,却久久没有说话。于是俩人就长时间静默着,听着窗外一起一伏的波涛声,心里空落得无依无靠。

“你说王娟当初在这里待过?”新兵无话找话地说。

“嗯,就这儿,她在这儿待了整整一年。”说话的时候,老兵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墙上的照片。

“她漂亮吗?”新兵沉默了一会儿又找话说。

“漂亮。”老兵说。

“比墙上的照片呢?”新兵仍想法找话打发这难熬的时间。

老兵这次没有开口,目光在墙上的照片上游移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了。新兵望着墙上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仍旧单纯美丽地笑着,望着这两个人的世界。“要是王娟在这里留下点什么就好了。”新兵自言自语。

“她留下了很多故事?”老兵这次开口了。

王娟的故事一直在守礁部队流传着。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的哨所是用几根木桩搭建的“高脚屋”,条件很艰苦,哨所里也有两个人,一个是年轻的军官,另一个就是他的妻子王娟。王娟是江苏一家外企公司的职员,一次跟随补给舰上岛,岛上艰苦的生活让她哭了一夜。第二天,船走了,她却留在了岛上。王娟能歌善舞,给哨所添了无限欢乐。在一次强台风中,她不幸被风暴卷入大海,就再也没有上来,那时她的儿子还不到三岁。

日复一日,今天和昨天没什么不同。

转眼快到春节了。每年春节,舰队首长都要来到哨所慰问。

新兵和老兵把小小的哨所收拾得干干净净,新兵的目光又投向了墙上的照片。

“首长要来了,这照片是不是取下来?”新兵望着老兵问。

老兵看了眼:“别摘了。挂着吧!”

新兵有点急:“首长要看见这儿挂了张女人照片,咱这先进哨所……”

“我说不摘就不摘。”老兵有点不耐烦了。

“首长看见了怎么办?”新兵小声嘀咕着。

年三十那天,首长乘军舰亲自来到哨所,一进门,果然就看到了照片,首长的眼睛一下子就放亮了。他走过去,手轻轻地摸着镜框,默立着。许久,举起右手,向照片敬了个庄严的军礼。轻声说:“娟,我来看你了。今天,咱们一家人团聚了。”

新兵一愣:“一家人?”

首长把手轻轻放在老兵的肩上,俩人的目光都转向墙上照片,久久地凝望着。许久,首长才轻声说:“对,一家人!”

老兵脸上挂着两行热泪。

新兵双脚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颞叶癫痫能治愈么
药物治疗癫痫病方法
常见的癜痫病因一共有哪些

友情链接:

金鼓连天网 | 淘宝活动说明 | 游戏本推荐 | 卡卡是什么意思 | 下载长江证券交易 | 蒂埃里亨利 | 养血清脑颗粒疗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