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康乃馨苗 >> 正文

【海角】我和高冲(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喜欢是一种罪过,选择喜欢,就是选择了悲哀。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到底有没有价值,但还是必须那样去做,不然会遗憾终生。

——题记

1、

我一直以来都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热爱学生,工作认真负责。这样说,我并不是想给自己戴什么高帽子,也不是空喊口号。要是让我当着众人的面,把这个话说出来,我还真是开不了口的。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多愁善感的人,教师这个行当,虽然不是怎么权高位重,但我是真心的热爱这份事业。我想,这可能和我从小失去了双亲,没有享受到别人应有的那份亲情有关,因此,我在极度的渴望爱的过程中,又无法得到,所以,我就把我本来所没有的,或者说是失去的,转嫁到学生的身上。看到我的付出让别人幸福或者高兴,我也就好像是找到了那久违的情爱一样了。好了,我又好像跑题了。

我的工作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无法克服的毛病,到现在我都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毛病。我一般情况下,在班干部的任用上,偏向于那些成绩和素质相对来说比较差的,说的冠冕堂皇一点,是为了给这些学生一个进步的机会,可是,往往的,这些学生给我的希望很渺茫,但我却是一如既往的坚持。现在这个班上的班长,就让我比较头疼。我当初一眼就看中他,让他当班长,无非是看他人高马大的,能吓住其他学生,我也一眼能看出看来,他的学习成绩肯定是一塌糊涂。这样,我的工作或许能轻松一点。他学习的好坏,也不会影响大局。这样,也是我坚持这样的措施的唯一的一点私心。班长的名字叫高冲。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我才终于知道,高冲高大魁梧的外表实际上只是一种表面现象。他其实真的有些软弱。但我还是尽量的把课讲的生动,促使着像他这样的一部分学生能多少的有些收获。紧接着,我就发现,他还有上网的毛病。而作为他现在的年龄,本来应该生机勃勃活泼好动阳光灿烂的样子,但他给我的感觉,是很忧郁的那种。于是,我多次的找他谈心,希望通过情感的交流,让他打开心门,找回自信。

2、

江小豪一边摇着趴在课桌上睡得正香的我,一边“班长,班长”的叫。

我趴着没动,嘴对着桌子说:“喊什么喊,找死呀,打搅大爷睡觉。”

江小豪说:“班主任来了。”

我一下子睡意全消,忙摆好了姿势,抬头一瞅,正和班主任的笑眯眯的目光对个正着。班主任说:“高冲,正在养精蓄锐呢。”

我没想到,在小学阶段的最后一年,自己竟能当上班长。是这个新来的班主任独具慧眼还是故意整治,我不知道。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对这个班主任竟有些惧怕,惧怕他的神秘莫测,惧怕他对谁都是那种笑眯眯的目光。我不是个好学生,可是当一个坏学生被忽然之间要当成一个好学生来处理的话,那我,就会特别的不自在。在班主任宣布我是班长的当天,江小豪就非得叫我请客,说我是得道升天了,我说小豪你不要乱用词语,我们还不知道班主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江小豪说:“高冲,你还真把你当班长啊,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啊,班主任这是给你带了个紧箍咒,你还不明白啊。”我觉得江小豪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还是走马上任了,并且对江小豪说:“小豪,班主任说的没错,我们已经不小了,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的了。”江小豪“哼”了一声,好长时间都不和我好好说话。

班主任第一次给我们上课,让我大开眼界。他没有生搬硬套的在讲台上给我们讲,而是让我们每人两句话把课文“开火车”似的读下去,然后把读错字的、加字漏字的、读超范围的站在一边。接着,以回答问题的形式,让我们自救。回答对的回到座位上,回答错的继续站。当然,我这个本来就对学习就不感兴趣的,理所当然的属于站着的一份子。不过,那些学习向来都不错的也陪我站着。可是,当同学们都光荣的自救下去了以后,只有我和江小豪悲哀的无法自救。班主任并没有生气,仍然是笑眯眯的,问题依旧一个接一个,回答问题的权利却转让给了坐着的同学。如果有人回答对了,就可以营救一名难友。伴随着下课的铃声,我终于被当做难友救了下去。我第一次感到了丢人,第一次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听了一节课。

那节课之后,班主任叫我来一下。我以为班主任要针对那节课批评教育我,就硬着头皮去了。果然,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我看到班主任一脸的严肃。可我没想到的是,班主任毫不留情的给我说出另一番话来:“高冲,我不管你过去,也不谈你的未来,只说现在。你现在是班长,责任就是替我负责好班上的纪律学习,另外,从现在开始,把你的学习也抓紧,你要知道,同学们都是以你为榜样的,你代表的是我们六年级(3)班的形象。”

班主任的话竟然让我有些惶恐,我连忙有些词不达意的说:“老师,我恐怕不行。”

班主任说:“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这是命令。如果你觉得不行,要不就回家,不要念书了,要不就转到别的班级。”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班主任说:“我说完了,你去吧。”

从班主任办公室出来,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这个“班长”的名额,还真是个紧箍咒啊。是不是班主任正在办公室念着咒语呢,不然的话,我的头皮怎么会发麻呢?

3、

时间不长,我就觉得让高冲当班长是一个错误。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结果如何,我不能放弃。我之所以一眼看中高冲,就是因为他又高又胖,有一定的威慑力,能把学生镇住,我便也能偷点小懒。我也一眼看出,高冲学习一定不怎么样,他目光一直闪烁不定,几次交谈,语言也缺乏思维性。我也由此想到了一个俗语:大脑发达,四肢简单。但我还是感到,高冲的身上,肯定隐藏着一些东西,他每天上学来的无所事事,无可厚非的证明着他一定被什么事牵绊着,而且,他那闪烁的目光里,隐藏着一丝淡淡的哀愁,一个小学生不该有的沉重。这样的孩子,总会让我寒心。首先,我可以肯定的是,高冲一定迷恋网络游戏,不然,他不会那么萎靡不振。这种情况,我目前还没有办法解决,我只能在学习上想些办法,尽量把他拉回来。

从教十几年来,我一直当着班主任,一直有一个臭毛病。在选择班干部的问题上,总是优先考虑那些后进生,目的就是给他们一个上进的机会。虽然效果并没有令人满意,但我还是执拗地坚持着。因为我从这个不令人满意的过程中,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对这个机会的珍惜。而他们,大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家长不怎么管。要不就是无暇顾及,或者父母离异,或者单亲,这些情况,都可以说是留守儿童的范畴。说到留守儿童,现在可以说是越来越多。据资料显示:

资料一:

中国1.2亿农民常年于城市务工经商,产生了近2千万留守儿童。88.2%的留守儿童只能通过打电话与父母联系,其中53.5%的人通话时间在3分钟以内,并且64.8%的留守儿童是一周以上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与外出的父母联系一次,有8.7%的儿童甚至与父母就没有联系。49.7%的孩子表示想和外出打工的父母在城市生活,但也有44.1%的被调查对象明确表示不想和外出打工的父母在城市生活。有24.2%的留守儿童与照顾他们的成人很少或从不聊天。

资料二:

景阳乡地处两省(湖北、陕西)三县(陕西白河、旬阳、湖北郧西)的交界处,水、陆、铁三路为鄂西北边陲的景阳人走出大山,走向外面的世界提供了便利。景阳乡有3万4千多人口,由于区位偏僻、信息闭塞、土地瘠薄、资源匮乏、农民群众的生产条件和生活水平都比外面相差甚远。为创造新生活,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今近三十年间,外出打工人数从当初不足百人到现在的9800多人,增长近百倍,户平外出1.2人。在外出人员中,已婚8500多人,占86.7%,在全乡5970名16周岁以下儿童中有4675名为父母单方或双方外出打工的留守儿童,留守儿童占儿童总数的78.3%。据调查,相当部分留守儿童存在着值得关注的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资料三:

为孩子提供必要的物质生活条件,教育条件、安全保障及父母亲情、家庭温暖促使孩子在情感、道德、行为、心理等方面健康发展是每一对父母天经地义的义务和责任,但在绝大多数外出务工家庭,这些责任都是有欠缺的。在景阳乡,从调查情况看,对留守儿童监护主要有三种类型:一是祖辈监护。由于祖孙年龄相关一般都在45岁以上,且祖辈大都文化偏低,思想观念与孙辈差异较大,难以与孩子交流沟通,有人形象地把隔代教育比喻为“隔靴搔痒”;二是单亲监护。在儿童时期,父爱母爱缺一不可。孩子父亲或母亲一方外出,一方在家照看,缺乏父爱或母爱,导致关爱不健全。一般来说,父亲处出的孩子表现出胆怯、缺乏自信;母亲外出的孩子表现在冷漠缺乏友爱等;三是其它亲属监护,父母外出把孩子托付给叔、婶、姑、姨或邻里监管,这类监护通常把孩子身体安全放在首位,学业成绩和物质上的满足次之,较少关注孩子行为习惯以及心理、精神的需要。如果这类监护人也有孩子,难免对待不尽公平,留守儿童常因感到自己是“外人”而产生自卑的心理。

在这些留守儿童中,家庭原因首当其冲,其次是学校和社会原因,最后才是孩子自身原因。我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高冲一定是留守儿童。首先,我决定从他的家庭入手,他究竟属于留守儿童里的哪一种。

4、

我决定要好好学习了,为了我这个来之不易的班长头衔,为了这个新来的班主任给我的无尚荣耀,为了我在这个班里年龄最大、体积最大的当之无愧的老大。放学路上,我就对江小豪说:“到我家里写作业去吧。”

江小豪嗤之以鼻:“都什么年月了,还写作业去。要写你写,我不写。我今天晚上要升级呢,等我打到最高级别,念书都成狗屁了。”

我说:“我看这个班主任很有手段的,这是他第一次布置的作业,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小豪说:“男子汉大丈夫宁折不弯,大不了挨几下板子嘛。”

江小豪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和前边的同学走在一块说说笑笑的。我知道,江小豪故意做给我看的,他要孤立我这个班长。哼,江小豪,你就是小人一个,还说什么铁哥们呢,不过就是个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主。随你去吧,我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既然答应老师好好学习的,回家就一定好好完成作业。

可是,当我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写作业的心情忽然就荡然无存。我听到了一直以来都把家当做旅店的父亲正在和母亲吵架,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我知道,父亲一定是回来给母亲要钱的,我也知道,父亲也一定又是赌输了。

我加快了脚步,怒气冲冲的回到屋里,路过我的房间,就把书包随手从窗户里扔了进去。我走到父亲跟前,指着父亲说:“你出去,你给我出去,这个家里没有你。”

父亲被我气得脸铁青铁青的,他也指着我说:“你小子翅膀硬了,敢撵老子!这个家里,除了我,谁都可以没有,我看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才好。”

母亲趁着父亲不注意,扑上来抓住父亲的一只胳膊就咬,父亲疼的直喊,抓住母亲的头发,手一扬,母亲就被甩出老远:“你个泼妇,我叫你再咬。”说着,就要扑过来打还躺在地上的母亲。

母亲躺在地上也不示弱,骂道:“叫我们滚,你好在家里养婊子啊。”

“都停下啊,你们再这样,我就拿火把这个家点了,用刀把你们都砍了,我也不想活了!”我手里举着菜刀,疯了一般对着身边同样疯了一般的两个人,大声喊着,喊得我喉咙里窜出一团火,喊得我眼睛里喷出一股股热泉。

看到这样的情景,父亲终于退步了,他摊开两手,对我说:“高冲,我和你妈吵架,跟你没关系,别这样。好了,孩子,把刀放下,放下,我走,我走。”

我举着菜刀没有动,喷着热泉的双眼看着父亲慢慢的退了出去。

我把母亲扶起来,搀到房间,让母亲躺下了。母亲说:“饭在锅里,你自己去热一下。”

我说:“妈。你先躺着吧,我现在不想吃,我先去小豪家写作业去。”

母亲说:“早点回来。”

我没有去小豪家,我去了,小豪也不会给我好脸色。我去了已经上初中的一个哥们家里。他家里有电脑,我忽然想起来,我的“穿越火线”今晚也要升级。

5、

刚开始的时候,我感觉高冲还可以,对班级很是负责,课堂上也比较认真,作业每次都被我评为“优”。但高冲的耐心不足,没几天,上进心就彻底瓦解,好几次晚间作业都没完成。并且,据数学和英语老师反映,高冲竟然在课堂上睡觉。我觉得很有必要找高冲谈一次了,他就属于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儿。我本来想把高冲叫来狠狠地收拾一顿,但高冲诚恳的态度让我没了脾气,也许是我过了血气方刚的年纪,面对这一朵朵祖国的花朵,不忍下手。

我一开口,高冲就承认了自己没写作业不对,并保证下不为例。

我说:“我从来不相信保证,对不讲信用的人来说,口头保证和书面保证都是狗屁。”

癫痫病发作时都有何表现
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
小儿癫痫要如何护理

友情链接:

金鼓连天网 | 淘宝活动说明 | 游戏本推荐 | 卡卡是什么意思 | 下载长江证券交易 | 蒂埃里亨利 | 养血清脑颗粒疗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