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薯片半价 >> 正文

【碧海】此时无声(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些日子,丽丽失眠了。

丽丽的睡眠一直很好,一会功夫就会过去了,如果那天老公不在家,她总要翻来覆去倒腾到半夜才肯入睡。也许太依赖老公了,所以老公说的话她从来不顶嘴,家里的一切事都有老公说了算。因此,外人也很少听见她家里的叮当声。在朋友眼里,她很幸福,想吃啥就吃啥,想穿啥就穿啥,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家产不能说万贯,可百字早就突破了,男人能抓,孩子在校又争气,她感到自己真的好幸福。

今晚,她像往常一样,拉过老公的一条胳膊,垫在脖子下,习惯地将头伏在他的胸前,象猫儿,静静地侧卧着,右手自然地绕过老公的脸部,摸起了他的左耳。这个习惯是她多年来养成的,唯有这样摸着老公的耳朵她才能踏实地入睡,可那是以前。

因为这种睡姿,老公说过她几多遍了,说这种睡姿不利于健康,夫妻双方呼出的二氧化碳容易被对方吸收,可老公刚刚给她翻过身去,她又泥鳅一样转过来,她说她不怕,她宁可减寿,也不要离开老公的臂弯。老公拿她没法子,只好将她的头往胸下按了再按,直到确定他的呼吸不会再被她吸收到为止。

“还没睡呀?”躺下也有一个多小时了,又听到老公在叹息,丽丽温声问。

“啥也别想了,经济危机,全国都受影响呢。”她的小手从老公的耳朵滑落到脸上,轻轻拍打着,安慰着老公。她想,老公可能又在为厂子效益的事发愁呢。

老公开了个电子加工厂,生意一直不错,可从去年下半年,效益明显下降,为了减少开资,裁了一部分人员,可老公的心思并没随着人员的减少而减少,尤其这些日子。

看着老公回到家中无精打采的样子,她心疼。伴着老公轻轻的叹息,丽丽开始失眠了,不过她不会乱翻腾的,她不想让老公知道她是因为他而失眠。所以睡不着的丽丽,仍然静静地伏在老公的胸前,装出一幅入睡的样子。

“你怎么也没睡?”老公翻过身子,将她拥入怀,一只手轻轻拍打了她的后背几下,象哄婴儿一般说:“睡吧,没事,叹气成习惯了。”她吻着老公的肌肤,手依然摸着那只耳朵,趴在老公的两臂间,“嗯嗯”地答应着,然后又悄然无声了。

“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丽丽和老公的手机都是这样的铃声,是她特意下载的,老公不喜欢,说都这个岁数了,还爱大米,太嫩了,可她不愿删除,老公拗不过她的霸道,只好这么保留着。

“是不是我的手机?”一天早上,老公正在洗手间洗刷,手机突然响起,他嘴上还顶着牙膏沫呢,人就冲出来了。丽丽转身去房间给老公拿过来,递过去。丽丽从来不看老公的短信和来电,她嫌那些翻看老公手机的女人没有素质,两口之间干嘛弄得那么神经?天天睡在一个被窝里的两个人都不能相互信任,还有谁能够相信呢?老公接过手机,看了看,没接,按了,把手机装进了裤兜。

“怎么不接呀?”丽丽问。

“烦这人。不理他。”老公边刷牙边回答她。生意场上,啥人都有,该远离的人群就应该远离一些,丽丽很理解老公的举动。

一会儿,老公的手机再次响起,可就响了那么一两声,又没动静了,可能又被老公按了。这样的电话实在可恨。

从洗手间出来后,老公走到阳台,丽丽听到老公在低声打着电话。

老公在任何场合说话,从来不张扬。在家里,更是谨慎,吃饭时挪动把椅子,向来也是轻搬轻放,就怕影响了楼上楼下的邻居。出门在外,人都夸他温文尔雅,丽丽听着,从头到脚的骄傲,挽着老公的胳膊,人开成了一朵花,一朵春夏秋冬永远不败的花。

可这些日子,丽丽突然发现,每当手机的铃声响起,不论是她的,还是老公的,老公面部的表情或多或少总会有个反常,如果当时正在笑,那肌肉就会随着铃声的响起立刻被冷冻,如果沉默不语,那表情就像走夜路的人在没有任何提放的前提下,被人从背后拍了一巴掌,丽丽真的担心,担心这样高度紧张下去,老公的神经会不会崩溃。

“你打开手机吧,”一天早上,丽丽接到了韩哥的电话,“韩哥说找你有事,打你手机说关机。”老公急忙掏出手机,给韩哥拨了过去:“韩哥,有事?”她听到老公对韩哥解释说,“这些日子骚扰电话太多,也不知谁这么无聊,没法子,回家后我只好关机。”电话里听不清韩哥说了些什么,老公嘿嘿笑了两声说:“那到不怕,回家后可不一样,得为家人和邻居着想嘛。”听着老公的话,看着老公越来越消瘦的脸,丽丽的心丝丝地疼,眼睛也被老公的话惹湿了。

每个礼拜,丽丽都要去明洁洗浴中心洗一个桑拿,虽说天渐渐暖和了,可她愿意去蒸,人在木屋里,气流遍布全身,周身的毛孔被次第打开,往日那些堵得她胸闷的心思,在随着毛孔打开的刹那统统溜出了体外。当人再次从木屋里钻出来,感觉好轻快,卸下了万斤重担似地轻快。钻出木屋的她,经小姐的一番敲打按摩,再来到喷头下,看着那些心思结着尘埃被水冲到了脚下,匆匆远去,她便会想到清水芙蓉,她觉得自己此刻就是一朵清水芙蓉。

每当此时,每当摸着自己依然光滑软润的胴体,泪不自觉地就奔流而出。

闭上眼睛,让泪在脸上肆意地流淌。满屋的人,赤裸裸的,一个个被水雾罩着,看不清谁的脸上流淌的是泪,还是水,也许,这些人中有比她更痛哭流涕者。丽丽总能在痛苦中找到一点点慰藉自己的理由。阿Q精神,自欺欺人,其实想想有时也满可取的。

都是那可恨的经济危机,让丈夫的厂子几乎倒闭,导致他压力过大,也因此危机到了他们的正常夫妻生活。

回头想想,有半年了,半年来,她偶尔地试图挑起老公的性欲,可一次次的努力随着老公的一声叹息都半途而废了。看着疲惫的老公,她心疼地拍打着他的脸,强压着自己的欲望,温声地安慰说:“没事,好好睡吧。”手依然摸着老公的耳朵,人趴在老公的胸前,依旧假装入睡,只是泪在眼里久久地打着转。

“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早饭刚刚吃完,手机又在老公的包里唱起了歌。有二十多天了,老公的手机回家后可以大方地开着了,那些个可恨的骚扰电话终于不再打来。

“我的吧?”正在卫生间方便的老公,手提着裤子就跑了出来,他的沉着冷静不知何时就丢了。

“怎么又打来电话?跟你说几遍了,不准往家里打电话。什么?好,你等着,我这就过去。”老公拿起手机,去了阳台,声音压得仍旧很低,丽丽担心老公又被生意人骚扰,竖起耳朵听着。

“我走了,韩哥找我有事。”丽丽假装低头做活,“嗯”了一声。

从进了三月,公司上班推迟到八点半,老公一般八点才动身,今天比起往日要早一个多小时呢。

看着老公匆匆离去的背影,丽丽的心起伏不定,半年了,老公的紧张难道是和韩哥有关?不对呀,从上次和韩哥通话看,韩哥之前好像还不知老公一直被骚扰呢,再说,从刚才他的语气看,不像是跟韩哥说话的态度。

老公在撒谎?不,不可能!丽丽不想怀疑老公,她不想把自己也规划到那些没有素质的女人当中去。可想想老公的举动,真的有些异常。

韩哥是她和老公的媒人,两家人走得一直挺近,逢年过节免不了相互串串门。从上次聚会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一个多月不见,还真的有些念了。想到这儿,丽丽顿生一计,拾起电话便拨了过去。

两人寒暄了一阵之后,丽丽才问:“陈浩到了吗?”

“陈浩?陈浩没来呀?”电话里传来韩哥吃惊的声音。

“哦,我让他上班随路告诉你一声,可能又忘记啦。没什么事,感觉好些日子没见到你和嫂子了,挺想你们的。今晚和嫂子过来吃吧?”韩哥痛快的答应了,说正好保鲜柜里有一条他昨天下午刚刚钓的鲤鱼呢。

放下电话,丽丽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往事放电影似地一幕幕出现在了眼前……

河北癫痫病医院排行
西安市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贵吗

友情链接:

金鼓连天网 | 淘宝活动说明 | 游戏本推荐 | 卡卡是什么意思 | 下载长江证券交易 | 蒂埃里亨利 | 养血清脑颗粒疗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