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有机的意思 >> 正文

【八一】为母则刚(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阳光透过玻璃窗温柔地照在孟瑶的身上,她伫立在窗前,低头抚摸着自己隆起的小腹,心情就像这片阳光一样满是暖暖的温柔。一件大衣缓缓地披在了她的肩头,孟瑶看到老公关爱的眼神后,把头轻轻倚在他的肩头。

“立冬了,别在窗前站太久,你不能着凉的。”

“我知道,我就站一会儿。”

两人的话音都是柔柔的,亦如这阳光般和煦。

这是医院待产部的走廊,走廊上挺着孕肚的女人随处可见。阳光毫不吝啬地爱抚着每个人的脸庞,孕妇们的脸上满是喜悦,就连她们身边的人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此刻的孟瑶也是幸福的,一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她就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做B超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了宝宝的小手小脚,宝宝在她的肚子里不停地动着,一定是个生性活泼的小家伙。

爱人看着孟瑶的脸,犹豫片刻之后才试探着说:“瑶,你必须再仔细考虑一下。医生说现在处理还来得及,再迟就...”

“不!这是你和我的第一个宝宝,她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的样子呢。我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后悔。”

“可我舍不得你啊!失去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老公你别这样,你对我好我知道,所以我更要给你生个宝宝。医生话里的意思我明白,但总会有奇迹对吧?就算万一奇迹没出现,咱们的宝宝会代替我陪伴你的......”

“你们两个我都要,都舍不得放弃。”

爱人抱着梦瑶,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哭出声来。

孟瑶是一位严重的二尖瓣狭窄合并肺动脉高压的心脏病患者,每次除了做产检之外,还要进行心电图、血常规、影像学、病理等一系列的心脏检查,以确保身体状况是否正常。换句话说,孟瑶是不应该生孩子的。如果强行生育,那孟瑶的亲人们就必须面对保大还是保小这个残酷的选择。

自从孟瑶怀孕之后,家人的担心一天都没有停止过。随着胎儿的发育长大,他们的焦虑与担忧也与日俱增,令他们寝食难安。

起初孟瑶的心中也抑郁难平,每每想到孩子一生下来就失去了母亲,她的心都要碎了。但孟瑶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连医生也束手无策。医生的病理分析以及善意的劝告已经听得疲倦了,如果这次放弃生育,那就意味着孟瑶这辈子不再有机会当母亲了。所以,孟瑶只想要一个孩子,做一次母亲,即使因此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孟瑶听张雨婷和姚可菲说过,宝宝在投入妈妈的肚子里之前,一直在天上看着,他们是在挑自己喜欢的妈妈。能够怀上宝宝的妈妈们,都是被宝宝自己选中的,都是宝宝从心里喜欢的也爱着的妈妈。所以,不用等到宝宝出生,妈妈们也会从心眼里爱着宝宝。孟瑶反复地对腹中的胎儿说:“宝贝,也妈妈爱你。别怕,妈妈一定要把你接到这个世界上来。”

张雨婷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足足有十分钟,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泪悄无声息地从脸颊上滑落。此刻她多希望手机能响动几声,可长久的安静一次次打击着她,她的心就像一张撕碎的纸片般跌落。

阳光照在张雨婷的身上,可她的心却在下着雪。看着孟瑶和它老公每时每刻黏在一起的样子,张雨婷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从她怀孕后,他的老公就出了轨,现在更是整天和情人泡在一起,早已忘记了他是个有老婆也即将有孩子的人。他没了任何音讯,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张雨婷从失望变成绝望,很多次她都想从走廊的窗户跳出去一了百了。但当她知道孟瑶的事情后,就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一位护士推着餐车走了过来说:“午餐时间到了,订餐的都来拿饭。”

孟瑶的老公擦干眼泪向餐车走去,他在经过张雨婷身边的时候悄声说道:“我帮你取餐,你帮我劝劝孟瑶,拜托。”

张雨婷知道根本劝不动孟瑶,但又不忍心拒绝孟瑶老公的请求,于是便愣在原地。

“雨婷过来,跟我一起晒晒太阳,总待在床上不好。老公,麻烦你把雨婷的饭也领了吧。”

“好的。”

孟瑶招呼雨婷,雨婷托着肚子来到孟瑶身边。孟瑶笑嘻嘻的摸着雨婷的肚子说:“嗯,比昨天大。”

“你的也是呢,医生怎么说?”

“还能说什么呀。”

“那你?”

孟瑶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肚子,就像抚摸一件绝世珍宝一般。

“雨婷你知道吗?昨晚我梦见我家宝宝了,她可真漂亮,她冲我笑还叫我妈妈。我答应她,一定要把她接到这个世界上,我要把她生下来。”

“那,那你会很危险的。”

“雨婷,你和可菲姐不是说过吗,善良的人总会遇到奇迹的,我相信你们的话,也相信会有奇迹。”

孟瑶的话让张雨婷的眼里蕴满了泪水,但在那一刻,张雨婷心中对那个男人的怨恨瞬间烟消云散。她双手搂住孟瑶的肩膀,两个人的脸轻轻地贴在了一起。

“雨婷,都说相逢就是有缘,咱们三个能住在同一个病房里就是缘分。万一我不行了,你帮我照顾一下孩子可以吗?每年孩子过生日的时候,你帮我给她买蛋糕,好吗?”

张雨婷忍不住哭了,她用力地点着头。

“既然说相逢就是有缘了,为啥厚此薄彼,帮你照顾孩子算我一个。”

姚可菲托着肚子来到孟瑶和张雨婷面前,她冷艳的脸上有着不容置疑的决绝。

姚可菲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今年已经三十九岁了,她为了事业耽误了婚事也错过了当妈妈的最佳年龄。论年纪,姚可菲是三个人中的大姐,但由于她天生丽质、保养得也好,所以看起来和孟瑶、张雨婷差不多大。但在医生看来,姚可菲算是大龄产妇了。而且,姚可菲面临的风险不比孟瑶小多少。

刚怀孕的时候,姚可菲经常流鼻血,双脚肿的像猪蹄。后来严重到打喷嚏漏尿,需要垫上护垫。睡觉也不踏实,起夜是常有的事,起身时耻骨也酸痛不已。后来到医院一查,竟然是严重的妊娠期高血糖症,医生当时就把姚可菲留在医院里,姚可菲也因此结识了孟瑶和张雨婷。

姚可菲必须每天固定几次测血糖,血糖值能低一点,已经成为姚可菲唯一的心愿。她的十个手指头在每天测血糖时被戳出数个针孔,起初她还能将手指头轮换着让护士戳,后来戳多了连她自己她都不记清哪根手指头戳得多,哪根手指头戳得少了。就在刚才,护士才刚刚给姚可菲测完血糖,她的手指上还贴着胶布。

张雨婷连忙扶着姚可菲,并和她一起坐在孟瑶的身边。三人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孟瑶和张雨婷却把姚可菲当成了主心骨,仿佛只要她在,她们就有了依靠一样。

孟瑶捧着姚可菲的手鼓着嘴巴吹气,仿佛这样就能减轻手指的疼痛。姚可菲看着孟瑶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心疼。

知道孟瑶的情况后,姚可菲也劝说过孟瑶。可让她没想到的是,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孟瑶在这件事上却有着非同一般的坚决。阅历丰富的姚可菲知道,硬劝是不行的。

“别吹了,再吹那伤口也在那。你若问我疼不疼,我会告诉你不疼。其实我是心疼你,才说不疼的。至于到底疼不疼,咱们三个心里都清楚。人常说怀孕傻三年,看来这话是有道理的。”

姚可菲的话把孟瑶和张雨婷逗乐了,姚可菲的老公正要说什么,却被姚可菲一个眼神镇住。

“去领饭。再搬个椅子出来,我们姐妹三个要在这里吃。饭菜拿回来摆好,你领着妹夫去外面吃。我知道医院的饭你吃不惯,去自己改善一下。可以和妹夫喝点小酒,但不准抽烟啊,记住没?”

姚可菲的老公是个教授,文质彬彬的脾气也很好。他听了姚可菲的话笑着点点头去领回饭菜,然后拉着孟瑶的老公一起走了。张雨婷羡慕地对姚可菲说:“姐,姐夫是个多好脾气的人啊,你就不能对他温柔些。”

孟瑶也跟着说:“是呀姐,你对姐夫总是狠呆呆的,不怕姐夫有了别的心思呀。”

姚可菲叹了口气说:“他习惯了,觉得我这样待他才是爱他,才是心里有他。我要跟他客气了,他反而会觉得不对,觉得不舒服。孟瑶你别撇嘴,你和妹夫同岁,又是青梅竹马的。你们夫妻之间的平等地位在你们结婚前就固定好了,只是你们已经习惯了而已。雨婷啊,那个男人大你十岁,你改变不了他的习惯,反而被他所左右。你百般讨好他希望得到他的的回馈,这爱很卑微,以至于丧失了自我。一般来说,夫妻双方中有一方处于卑微和劣势时,另一方就会膨胀。就会把对方的付出当做理所应当,把你对他的爱当成是廉价的附赠品。雨婷,那个男人的确很过分,但你也要反思一下自己,因为你的卑微是你自己愿意的。至于姐姐我嘛,从一开始就处于比较强势的地位,而且主要精力放在事业上。不管你们承不承认,反正我觉得,女人必须有独立能力。要让对方明白,你不是我的一切。这样才能让对方始终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有了这个基础,夫妻双方的关系才正常,才能理智地应对各种问题。”

张雨婷低着头说:“姐,我没你那本事。”

“谁也不是天生就有本事的,没有本事就去长本事,以后不准说自己没本事。情况就摆在你眼前,躲是躲不过去的,我的意见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要早下决断。自己想好了,然后姐帮你。”

“姐~~”

张雨婷把头放在姚可菲肩上,那一刻她的心踏实了。孟瑶的也把头放在姚可菲的另一个肩膀上,她也好想得到姚可菲的承诺。

姚可菲的手轻轻抚摸着孟瑶的头发,她的语气不再有一点强横的味道。

“瑶啊,咱们三个里面你才是最有主见的。别看我咋呼的显得很厉害利害,其实我是外强中干。至于雨婷,她就是个没主见的。所以你的事姐不勉强你,但姐希望咱们的姐妹情份能一直到老,你明白吗?”

孟瑶点点头说:“我明白,我也喜欢和你们做姐妹。我还希望咱们的孩子也跟咱们一样亲密,我想看着他们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起工作,一起成家立业。”

姚可菲的脸紧紧贴在孟瑶的脸上,她的双眼有些湿润,她知道孟瑶已经打定了主意,谁也劝不了了。

“瑶,姐答应你,接答应帮你照顾孩子。其实你不用说我也会这样做,我是孩子的大姨,雨婷是三姨嘛。不过,咱们姐妹好不容易碰到一块,可不能缺了任何一个啊。”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姐,谢谢雨婷。”

孟瑶在流泪,但脸上的表情却很轻松。

孟瑶进了产房,在产房的门关闭的那一刻,张雨婷和姚可菲陪着哭得泪眼滂沱的孟瑶妈妈和婆婆坐在门边的长椅上。孟瑶的老公傻愣愣地站在门前就像被人抽去了魂魄,姚可菲的老公站在孟瑶老公的身边,右手搭在孟瑶老公的肩膀上。

产房外的气氛压抑,每个人的心都在经受着煎熬。姚可菲和张雨婷在心中不停地祷告,希望老天能降下奇迹,保佑孟瑶母子平安。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产房的门突然打开了,护士抱着一个襁褓走了出来。

“孟瑶家属在吗,生了个漂亮的小公主。体重七斤八两,各项指标正常,恭喜恭喜。”

护士的话犹如一道阳光撕破了阴霾,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孟瑶的的老公颤抖着接过宝宝小心地抱在怀中。

“医生,瑶瑶呢?”

“正在抢救,不要着急。”

护士说完立刻回到产房内,紧跟着一群心血管外科的医生拎着急救器材冲进了产房。孟瑶的老公如遭雷击,梦瑶的妈妈瘫倒在地。姚可菲连忙叫来护士,姚可菲的老公从孟瑶老公的手里接过了宝宝。

十几分钟之后,产房的门开了。医生对孟瑶的老公说:“去看看她吧,我们尽力了。”

孟瑶的老公机械地走进了产房,眨眼功夫就被护士们推了出来,他已经晕过去了。姚可菲、张雨婷走进产房,只见孟瑶平静地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样。心电图机上的荧光线已经成了直的,只是偶尔出现一次跳动。

张雨婷已经哭得站不住了,姚可菲从自己老公手里接过孩子,送到梦瑶眼前。

“瑶,孩子好着呢,你看看她呀,多漂亮的小公主啊。你看看她呀~~”

“滴滴滴滴...”

荧光线突然跳动了起来,孟瑶缓缓睁开双眼,她的目光一下就聚焦在姚可菲抱着的宝宝身上。

“瑶,你看见了吧。多漂亮,多漂亮啊。”

姚可菲说不下去了,荧光线逐渐变直,孟瑶的眼神已经涣散。最后那一刻,她向姚可菲眨了眨眼。

姚可菲哭着说:“我知道。瑶,你放心。我记得咱们姐妹之间的约定,我记得。你放心...”

孟瑶走了,走得很安详。她太累了,她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姚可菲眼看着护士用雪白的被单盖住了孟瑶的脸,就在那一刻,姚可菲觉得自己的肚子一阵绞痛。

“老公,抱好孩子,我可能要生了。”

姚可菲的老公连忙接过孩子大喊:“大夫,我老婆要生啦!”

姚可菲的老公和张雨婷一被医生撵出了产房,跟她们一起出来的还有躺在床上盖着白被单的孟瑶。

一个多小时之后,护士抱着一个襁褓跑出产房。

“姚可菲家属,生了个大儿子,体重八斤九两,母子平安。孩子各项指标正常,恭喜恭喜。”

姚可菲的老公一手抱着孟瑶的闺女,一手抱着自家的大儿子,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哈哈大笑。

癫痫病可以结婚吗
银川治癫痫病医院哪家便宜
治疗癫痫病需要的费用多吗

友情链接:

金鼓连天网 | 淘宝活动说明 | 游戏本推荐 | 卡卡是什么意思 | 下载长江证券交易 | 蒂埃里亨利 | 养血清脑颗粒疗程